工作变成了救赎

每天化好妆、穿好衣服、戴上耳机、经过漫长的地下穿越到达公司

是个有章法、有计划、有执行力、充满热情的我

但是不用工作的两天

门是一道坎

我甚至连上厕所都是不得不去 才开房门

而且要避开一切可能与室友碰到的机会

走出屋子的大门就更是难以打开

开窗听到小区里交谈的声音都觉得一阵不舒服

想要躲回到被窝

偶尔翻看手机

无数个各种作用的微信群

看完删掉

而且惧怕单独发给我的消息

会心慌好一阵子

我喜欢现在的工作

每次加班到九十点都是愿意的

我想要一个人也害怕一个人

我本来以为我一切都好

但是刚刚呆坐在地上突然猛地抽泣 都不敢出声 ...

下午四点半,我突然想他。

被工作和各种电影剧集填满的半年,现在一下子全部空掉,他就挤进来了。没有别的,是缺一句他说:我也好无聊了。然后一起无聊就会很有意思。

他们在那边烟雾缭绕,雪茄/烟/咖啡把屋子填满,熏得晕晕的头变得重。满桌的复古莱卡,会不会拍不知道,但是他们都有。我的半杯咖啡也下肚,人并没有更清醒,很奇怪我居然开始适应不了烟味。

顶楼马戏团

© Alsichkan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