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.5.24

摘下耳机的时候,风声渐渐灌倒耳朵里,越来越大,大到只剩风声,我却一点儿都感觉不到,窗户太远了。


发完简历,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找房子,这是个随着时间的累积会让人不可控地狂躁起来的事儿,既然清楚这一点,那么此刻,我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干为好。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,但是这次我好像没有觉得自己可怜兮兮了——去年的这个时候,一边为身边的北京同事不能理解我而觉得不可理喻,一边还想着自己有多惨。这种无意识地情绪放大可能跟我今天无意识地情绪忽视是一样的,因为我也完全不能确定现在自己的这种淡定是不是一种表演,给周围人的表演。


以前住的房子比较老,冬天一刮风就感觉窗户马上要飞出去。我所能想到的所有的风就是冬...

© Alsichkann | Powered by LOFTER